Behere

如果你觉得冷的话 可以想念我

我将伞扔向不留情的天空 雨便停了

我将眼泪抛进嘈碎的湖泊 它回家了

我朝迷途知返的未来踉跄地咆哮

同时 我也吃掉了历史

如果痛苦的根源是同一个
那它是什么

我恨一九八四

今天本来约的电影被放了鸽子,却也很平静,竟然觉得有些心安理得地去书店的咖啡区找了个位子坐下。开始看还剩最后一部的《一九八四》。

 

《一九八四》的开头较难看下去些,到第二部渐渐有了想要狼吞虎咽的感觉——我们对于我们渴求的都想狼吞虎咽。关于正义的反抗、关于人性的坚守、关于乱世的爱情,我们统统都义愤填膺。我们借书里的句子抒怀。抒怎样的怀呢?抒那种自己把自己感动的怀。

我们赞同,“如果你爱某个人,你就是爱他,在你不剩任何东西可以给予的时候,你还是会给他爱。在最后的巧克力没有了以后,他母亲把孩子紧抱在怀中。这样没有用,这样什么都改变不了,这样不会产生更多巧克力,这样无法避免这孩子或者她自己的死亡,但对她来说,这样做似乎很自然。”

我们坚信,“真正重要的是个人的关系,还有一个完全无助的姿态,一个拥抱,一滴泪,对濒死之人说的一句话,本身就可以有价值。”

我们承诺,“我做不到背叛。如果他们可以让我不爱你——那样才会是真正的背叛。但这是他们做不了的事情。他们可以逼你说任何话——任何话——但他们无法逼你相信那些话。它们无法钻进你的内心。”

第二部,我看得很爽,如果故事到第二部结束,那么“反乌托邦三部曲”恐怕就要缺席了一部了。

 

而其实我们都是自私的,我们努力想让自己过得开心一点,看起来不那么狼狈一些,而路途中所遇到的与此目标背道而驰的境况,我们都归为是别人的失误,又以此为自己打抱不平。

就像温斯顿和朱莉亚都歇斯底里的叫道——去找他(她)!你们去折磨他(她)!自私胜过爱情。而事实上,我们总是渴望一段爱情是因为什么,是因为我们想要陪伴,这样会开心一点。而有时候我们想放弃一段爱情是因为什么,因为我们累了,分开会开心一点。而有时候明明已经很容易的看到对方已经不爱自己了,我们仍然放下自尊乞求对方不要离开是因为什么,因为这样自己能开心一点,哪怕不那么真实。

人类就是自私的。且为了自由不择手段的。

不过上述的三种情况,最后一种最惨。因为被控制了。

“自由就是能够说二加二等于四的自由。”如果二加二等于五是一个不可挑战的定理。一类人是骗自己,二加二等于五,这样会轻松一些,这类人后来统治了社会。另一类人是不得不让自己接受,二加二等于五,这类人到最后会疯,他们想要去死。然后,第一类人对第二类人说,“既然我们打算彻底毁了你,那么不管你说什么做什么,都不可能造成哪怕是微小的差别。我们在杀死你之前,就先吧你变成我们自己的一份子。我们会在轰掉那颗脑子以前,会先让它十全十美。”

在被同化了以后,还敢不敢问自己,我存在吗?

 

如果没有温斯顿和朱莉娅的爱情,我不会悲伤窒息到坐在书店的单人桌上不止地喘息痛哭。最后一张餐巾纸在两小时前扔进了厕所,我只好狼狈地在哭泣告一段落后捂着脸去盥洗室。

我讨厌被爱情控制,被爱情改变,最后被吸入爱情的黑洞。这是一场可怕的梦,错误的梦。

我正在试图脱离控制,我通过放弃爱情来脱离控制,不知道我的第一步迈好没有。

 

我恨一九八四,但除此之外我却无可说。有时我们沉默,是因为我们在别人的悲剧里照见了自己。

我只是不断重复着,我恨一九八四,我恨一九八四,我恨……


可我还是不恨你。


我不要短暂的欢愉 只愿有长久的平和

我想说,文学,不过是汉字的剪贴,最后使其有意义,最好还有情感,最好还是深刻的意义。
但是想了一下,这种话由大家来说才是真的体悟,由我来说,有一种曲解的意味在,一种眼高手低的意味在。

一场雨

你只不过是我的一场雨,无征无兆地降临,时而倾盆,时而细绵。

你只不过是我的一场雨,这一刻正好降临在我的领地,那一刻又去了别人的所在。

你只不过是我的一场雨,入眠是你,醒来或许是你,或许你走了。

你只不过是我的一场雨,从头到脚每一滴都是你。


雨在的时候,你看不到我的泪。 

雨走了,你也看不到我的泪。 


你只不过是我的一场雨,
不是两场,也不是三场。

洗完澡站在阳台上,一点二十三分,眼镜上还留有浴室里的水珠,因着宿舍区光线的(或许是)折射在眼前现出光晕来。肩膀、脖子、头都有些疼,眯起眼睛来,发现有什么黑影进入了光晕中。于是眨了眨眼睛,才发现是睫毛的影子在光晕里跳舞。看了一会儿两个走路回来的女孩。朱越却发现已经没有一个可以在那么晚的时候陪自己走路回来的女孩了。 

朱越又想起她的爱情。大抵都在春娇对志明说的话里了。“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但我也是真的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朱越有些难过,就回了房,察觉到一天又“这样下去了”。

过分迷恋独处的时间
在傍晚的时候开了飞行模式
在阳台读书
一直读到太阳落山
每次读Tuesdays With Morrie
就想起宋爷
毕业快两年了 还是总想起他
之前转发了一条衡水进军浙江的朋友圈并评论说
大概hg是立素质教育flag立得最不假的一所学校了吧,还是总想起宋爷和他的课
比如说这个时候,就想听宋军怎么看怎么评价这事,然后说到一半摇摇头说,你们不懂的
然后高中同学在下面回复,有些班其实也不会这么想,我们老师比较好吧,你看看隔壁的语文老师
我想也是
真想宋爷啊
但是后来也没有再有机会见到他
没有刻意拜访
我想要是暑假专门拜访也有点尴尬

会感觉有什么东西不同了 变了
唉 真想宋爷啊